被光大起诉,暴风聘律师应对失败收购案,商标

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19-09-16 浏览:

  8月7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宣布和康达律师事务所签订合同,就暴风集团被光大浸辉和上海浸鑫起诉一事,委托康达律师事务所提供法律服务。值得一提的是,暴风集团和康达律师事务所签订的是风险代理的收费方式,如光大浸辉和上海浸鑫的诉讼请求全部被驳回或全部未被支持,暴风集团将支付超过5000万的律师费。

  截至发稿,暴风集团股票上涨3.01%,报4.79元。

  ?被光大起诉,暴风聘律师应对失败收购案,商标

  最高将支付5000万元律师费

  暴风集团公告显示,其委托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和北京市康达(西安)律师事务所,就和光大浸辉、上海浸鑫的诉讼提供法律服务。合同双方同意,本案采用风险代理的方式收费。一审代理律师费人民币80万元,如本案进入二审程序,二审代理律师费人民币64万元。

  公告透露,如光大浸辉、上海浸鑫的第一项诉讼请求被全部驳回或全部未被支持,暴风集团按照诉讼请求金额的6.656%向康达律师事务所支付律师费;如光大浸辉、上海浸鑫第一项诉讼请求部分被驳回或部分未被支持的,暴风集团按照最终判决或支持的金额与光大浸辉、上海浸鑫诉讼请求金额的差额部分的2%向乙方支付律师费。

  此前,专业知识产权律师暴知识产权律师微信风集团曾在公告中透露,光大浸辉和上海浸鑫请求法院判定暴风集团支付因不履行回购义务而导致的部分损失为6.9亿元及利息6331万元。知识产权起诉费多少钱也就是说,如光大浸辉、上海浸鑫的第一项诉讼请求被全部驳回或全部未被支持,暴风集团最高将向康达律师事务所支付超过5000万元的律师费。

  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告诉南都记者,律师收费有两种方式,一是固定收费模式,即不管案件输赢都收取固定金额的代理费;二是风险代理费模式。风险代理费模式又包括全风险代理和半风险代理。全风险代理,即律师前期不收取任何代理费,只有当案件胜诉或达到某种当事人接受的结果时才收取一定金额或者诉讼标的的一定比例的代理费;半风险代理,即前期律师收取一定金额的代理费,然后当案件胜诉或者达到当事人接受的结果时,再收取一定金额或诉讼标的的一定比例的代理费。

  而暴风与康达律师事务所的合作方式就是半风险代理。赵占领表示,当知识产权专门律师事人不确定律师代理案件的结果时,或者采用固定收费模式收取的费用较高而又不能预期结果时,往往会采用风险代理模式,这种模式也更能激发律师的积极性,毕竟部分或全部代理费与案件结果挂钩。“当然,一旦达到约定的结果,当事人要支付的代理费一般都远高于固定收费。”

  赵占领认为,暴风集团此次找的律师代理标准属于行业内中上等,“也不算太高,主要是诉讼标的本身比较高,另外这个费用高低也与案件本身的难度有关。”

  官司起源:一场失败的收购

  暴风集团与光大浸辉、上海浸鑫的官司起源,要追溯到2016年。2016年,作为暴风集团DT大娱乐一环的暴风体育,想要收购拥有世界杯、意甲、英超、西甲、法甲、F1、NBA等10多项世界顶级体育赛事版权海外公司MPS的股权。但彼时MPS估值高达10亿美元,于是暴风集团拉来了其他玩家。

  被光大起诉,暴风聘律师应对失败收购案,商标请知识产权律师知识产权类律师

  暴风集团公告显示,2016年3月,暴风集团旗下暴风投资与光大证券旗下光大资本签署《光大资本与暴风投资关于共同发起设立新兴产业并购基金之合作框架协议》,暴风集团及其关联方、光大资本及其关联方打算设立浸鑫基金,收购MPS公司65%的股权。

  暴风集团于2016年4月19日披露的公告显示,浸鑫基金目标募集规模为人民币52.03亿元,其中光大浸辉、光大资本、暴风投资和暴风科技分别出资100万元、6000万元、100万元和2000万元。出资最多的是招商财富,达28亿元。

  著名知识产权律师被光大起诉,暴风聘律师应对失败收购案,商标

  2016年5月23日,浸鑫基金完成了对MPS公司65%股权的收购,但光大证券和暴风集团都没有披露收购MPS公司65%股权的价格。直到上海君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2018年9月起诉四川信托一案的判决书被公布,曝光了这起收购案的诸多细节。

  判决书透露,浸鑫合伙企业拟出资47亿元收购MPS公司65%股权,并计划于收购完成后18个月内卖给一上市公司,实现合伙企业投资人的资金退出,投资人的基金退出由上市公司回购MPS的股权保障。按照暴风集团公告,判决书里计划接盘MPS公司65%股权的就是暴风集团。

  但不久后,MPS公司经营陷入困境,并于2018年10月被英国法院宣布破产清算。为此,暴风集团对浸鑫基金分别计提了1.42亿元权益性投资减值损失和4800万元应收款项坏账准备,原因皆为基金投资项目破产无法收回投资成本。

  因为没有旅行回购义务,光大浸辉和浸鑫基金还将暴风集团诉至法庭。2019年5月,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收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送达的相关诉讼文件,光大浸找个知识产权律师辉和浸鑫基金将暴风集团和冯鑫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定暴风集团支付因不履行回购义务而导致的部分损失6.9亿元及利息6331万元,并要求冯鑫承担连带责任。

  在浸鑫基金中出资最多的招商银行也将光大资本告上法庭,要求光大资本履行相关差额补足义务,诉讼金额为人民币34.89亿元。

  作为暴风知识产权法律律师集团实际控制人的冯鑫也至此身陷舆论漩涡。7月28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宣布,集团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对于冯鑫被采取强制措施的原因,暴风集团在7月31日晚回应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时透露,“冯鑫先生因涉嫌知识产权律师辩护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被公安机关拘留。经核查,公司目前未收到针对公司的调查通知,该事项目前不涉嫌单位犯罪,尚未知是否与公司有关。”

  采写:南都见习记者 汪陈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02-2030 得伟君尚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