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局专利侵权案件执行难加强知识产权保护”

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19-09-16 浏览:

  12月26日,人民网知识产权频好知识产权律师道主办题为“破局专利侵权案件执行难、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IP观察”研讨会第一期在人民日报社新媒体大楼举行。中国知识产权研究会副秘书长马秀山、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肖建国、武汉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教授孙国瑞、柳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陶凤波、知识产权资深媒体人苏兰等应邀出席了会议并发言。来自来电科技、高通集团的企业代表现场就当下面临的判决执行难等相关问题向与会专家学者征求了意见。

  

  专利诉讼判决执行难 如何破解?

  会上,企业代表首先介绍知识产权律师在线法律咨询案例抛出当下困局。据来电科技CMO任牧介绍,作为共享充电行业内最早布局专利的企业,他们在这条专利维权的道路上,并非一帆风顺。2018年9月,来电起诉街电专利侵权,广州市知识产权法院做出的诉中禁令的裁定。11月22日,武汉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宣判,责令街电停止侵权行为,下架侵权产品并赔偿来电科技200万元。武汉高院的著名知识产权律师终审裁定和广州知产法院的诉中禁令是目前具备法定执行效果的文件,但执行始终未落地。任牧称,“目前没有看到街电做出任何明确的执行行为,以及表现出丝毫态度。从这个层面来讲,关于拒执、重复侵权又如何来认定,希望专家给出答案。”

  无独有偶,高通在诉苹果侵权案中,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12月10日,高通宣布,福州中级人民法院授予了高通针对苹果公司四家中国子公司提出的两个诉中临时禁令,要求苹果立即停止针对高通两项专利的、包括在中国进口、销售和许诺销售未经授权的产品的侵权行为。但据高通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蒋洪义律师介绍:“禁令送达之后,据了解,目前各个苹果店仍然在销售被禁销售的手机,目前高通方正在收集整理被告正在销售、许诺销售被禁型号iPhone的证据,希望法院尽快对苹果在中国拒不履行生效禁令的违法行为采取法律规定的惩罚措施。”

  “执行难”≠“执行不能”多措并举化解困境

  对于专利侵权案件判决执行难的问题,中国知识产权研究会副秘专业知识产权律师书长马秀山认为除了案情本身,还应该在其他方面下资深知识产权律师功夫。他举例称,“德国某家企业律师在诉讼期间自作聪明,变换侵权设备,企图逃脱惩罚,引起了很大的社会负面效应,以致被企业撤职,此案便事半功倍的解决了,这时候已经超出了案件本身,让企业的社会信誉、社会舆论也变得更有意义。”马秀山还提到,在这次《专利法》的修订案中,显著提高侵犯专利权的损害赔偿数额和假冒专利的行政处罚数额,能大幅提高法律的震慑力。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肖建国认为现有的法律规定虽然对禁令的执行缺乏足够的法律供给,但并不代表无能为力。他表示,停止侵权是面向将来的判决,在判决生效之后,被告或者被申请人以后永远不得实施判决所规定的行为,没有时间限制,面向将来,胜诉一方可以依据判决要求败诉方履行这个义务。

  武汉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教授孙国瑞称,“现在都讲究创新,从法院角度上来讲,法院的执行部门在执行案件生效的判决上,也应当有所创新。”除了立法,还有司法解释也可以破解被侵权人面临的法律裁决执行难的问题。最高法出台了很多司法解释来解释法官在判决知识产权起诉费多少钱执行案件的时候怎么履行规定的义务,如果仍维权无果,还可以诉诸刑事责任,比如,自诉、公诉等。

  在柳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陶凤波表示,大部分知识产权案件判决的损害赔偿,法院都可以在短期内执行。禁令判决作为特殊案例,要求企业“永远停止制造、销售、使用”,一定程度加大了执法难度。

  软硬件升级后就可以规避专利侵权了吗?

  面对侵权判决,街电方表示已对涉侵权的硬件设备进行了升级,并通过相关鉴定机构做出不侵权鉴定。就诉中禁令,苹果公司也作出回应,认为禁令只适用于运行在旧操作系统上的设备,最新使用iOS12版本的iPhone不受影响,并且苹果公司已向法院申请了复议。系统升级就可以规避专利侵权了吗?此种情况下,侵权行为又该如何界定呢?

  对于一些公司通过系统升级来避开专利侵权的做法,肖建国表示,虽然侵权人称侵权产品进行了系统升级或硬件升级,他们所实施的行为不再是法律知识产权律师价格禁止的行为,但是在强行执行法中,只要跟禁止行为构成相同、相似、类似的,都属于法律禁止的范围,法院执行机构仍然可以进行强制执行。

  在来电与街电专利侵权案件中,对于街电称系统升级后面的行为不构成侵权,且有鉴定机构的鉴定报告,肖建国认为这种说法只能在执行过程中进行抗辩,如果街电公司依旧拒不执行裁定,表现出主观恶性,发知识产权律师微信生了“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的后果,申请执知识产权代理律师行人可以向公安机关报案或者控告,或者向执行法院申请立案。

  马秀山称,对于一些企业因为专利侵权就选择升级,换系统等手段逃避惩罚将会行不通。他认为,按一般举证规则要求专利权人举证证明侵权人侵犯了其专利权比较困难,而以此作为举证不能将败诉结果判给专利权人有失公平,所以应该以提高知识产权司法保护水平为目标,探索减轻诉讼证明压力,保证司法公正提高诉讼效率的有效途径。

  “高通诉苹果以及来电诉街电这两个案子,我相信将来法院可以很好的执行,只是时间问题,执行过程中还有执行和解等各种解决方式。”陶凤波表示,作为执行的申请人也要坚持下去,“死磕”到底,合法要求一定会实现。

  此外知识产权律师咨询,来自环球网、中国知识产权报等20余家媒体代表也应邀出席研讨会,就面对专利侵权司法裁定,如何更好地推动执行落地,保护被侵权者权利等问题与专家学者展开互动讨论。

  

  来源: 光明网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02-2030 得伟君尚律师事务所